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秒速快三开奖 > 双及物动词 >

双及物结构中的动词类型与构式义

发布时间:2019-08-04 21:43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要:本文在构式语法框架内讨论了双及物结构的构式义与动词义之间的关系。认为双及物结构具有“致使-拥有”的构式义,它对进入该结构的动词进行语义框架的核查,只有动 词适切才能与该结构相容。当进入该结构的动词具有“给予”义时,动词语义向句法投射,构 式义得到强化,此时的结构为典型双及物结构;当动词不具备“给予”义时,句法辐射动词, 构式义赋予进入该结构的动词“致使-拥有”义,此时的结构为非典型双及物结构。动词词义 与构式义的互动形成一个连续体,处于两端的动词分别为具有”给予”义和“损耗”义的动词。 关键词:双及物结构动词词义 双及物结构(ditransitiveconstruction)是英语和汉语中常见的一类结构,其句法形式表现 为VN1N2,即动词之后有两个充当宾语的名词(V表示动词,N 表示名词或代词,下同)。 所以双及物结构又称双宾句式。其中N1 为间接宾语,既可以由名词充当,也可以由代词充 当;N2 为直接宾语,一般为名词。如: (1)a.Hegave b.Hetold c.Shebaked him VN1N2结构中,N1 和N2 的位置可以调换,但调换后的结构必须用一个介词(如英语中 的“to”、汉语中的“给”等)或其他标示语进行标注,其表现形式为 VN2PN1(P 表示介词)。 例如: (2)a.Hegave b.Shebaked 对于双及物结构,国内外学者已经从传统语法、结构主义语言学、生成语法、格语法、认知语言学等不同视角做了许多有价值的研究。学者们讨论的焦点集中在双及物结构的外延、 小类、结构层次以及该结构中动词的分类等问题上。本文主要在构式语法框架内探讨双及物 结构VN1N2 中的动词语义(类型)与构式义之间的关系。因篇幅所限,对VN2PN1 结构暂 不讨论,因为VN2PN1 结构还涉及到句法转换等其他问题,如例(2)所示。 世纪的古罗马雄辩家西塞罗(Cicero)提出。公元 世纪时,古罗马拉丁语语法学家普里西安(Priscian)把构式这一概念用于语法研究。中世纪的语法学家们则把构式定义为:语义相容(agree)并表达完整意义的一序列 words)。现代语言学中明确提出构式这一概念的是构式语法(constructiongrammar)。该理论的倡导者Adele Goldberg 认为构式是形式与意义的对应统一(form-meaning correspondence),她认为,语法分析中的任何层次结构都涉及到形式和语义或语篇功能之间 的对应关系,如语素或单词、习语、一般短语结构等。 构式语法是句法—语义界面研究的新理论。根据传统的投射理论(projectionistapproach), 属于同一语义类的动词会有相同的句法表现,动词语义对句法形态具有决定作用。但学者们 发现,在某些结构中,仅了解动词和相关结构中其他单词的意义并不能让人完全推知出句子 的整体意义。例如: (3)a.Hesliced b.Patsliced c.Patsliced Chris d.Emerilsliced dicedhis way e.Patsliced boxopen. Goldberg认为,构式具有独立于词项的特殊意义,必须把特定结构的形式与意义作为一个 整体来考虑。构式义是从具体句式抽象出来的意义,构式赋予进入该结构的动词结构义。如: (4)a.Imafraid b.Imafraid 两句的组成成分相同,但意义却不等同。“掉到坑里”与“没掉到坑里”具有完全相反的意义。而将这两种表述置入“差一点”结构式中,二者便具有相同的意义,如例(5)。 这些例子说明,词项在特定结构中受到构式义制约,离开该构式,这种特定的意义也就消失了。又如“嘀咕”和“嘀嘀咕咕”“来往”和“来来往往”“缝补”和“缝缝补补”,重叠式多表示动 作的绵延、反复,而动词在重叠之前并不具备这种语义。 双及物结构作为一种构式,具有独立于其中词项的特殊语义。如果不了解构式表达的意义,即便知道句中每个单词的词义,也无法完全理解整个句子的意义。 Goldberg认为双及物结构的构式义为“CAUSE-RECEIVE”,即“致使—拥有”。对这种观点, 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进行理解。首先,所有的双及物结构VN1N2 均具有这种构式义。例(1) 中的“Hegave doll”完全可以理解为“Hecaused 的“Shebaked him cake”可以理解为”Shecaused him baking”。“王老师教我们语义学”可以理解为“王老师通过教学活动使我们拥有语义学知识”。其次,这种“致使—拥 有”构式义既可以与动词动作同步,也可以在动作完成之后才具备。在例(1)b 中,“tell” 的过程就是“the boy”了解“story”的过程;例(1)f 中,“吃”的过程就是“张先生”拥有“苹果” 双及物结构与动词关系密切。学界对何种动词能够进入双及物结构,意见不一。向熹、张玉金认为在汉语双宾结构尚未定型的甲骨文时期,至少具有“给予”义与“取得”义的动词可以 进入该结构。黄伯荣、廖序东认为,双宾句中的动词要有“给予”“接受”“询问”“称说”等意义, 现代汉语里能带双宾语的动词共有74 个词条(占动词词条总数的4.81%)和83 个义项动词 (占义项动词总数的 3.45%)。而沈阳认为只有三价动词才能带两个宾语,二价动词只能带 具有领属结构的单宾语。 值得一提的是,马庆株曾在北京口语语料的基础上对双及物结构进行了分类,而胡裕树、范晓曾根据动词后宾语的不同情况把动词进行了分类。虽然这两个分类标准不同:一个以结 构为出发点,另一个以动词为出发点,但如果对二者进行对照,可发现二者有重合的部分, 重合部分为“给予”和“取得”。这说明“给予”与“取得”并不是动词独有的语义,也不是双及物 结构所独有的意义,而是普遍存在于人类认知系统中的意义范式。这一点还可以在跨语言研 究中找到证据。王文斌等对汉英双及物结构中最具代表性的动词进行了分类,如表1: 意义类别古代汉语 现代汉语 现代英语 Levin对汉语、英语、希腊语、荷兰语、Fongbe 语、Yaqui 种语言里双及物结构对动词的可接受性进行归类,如表2 所示(“无”表示“无相关语料”): 汉语英语 希腊语 荷兰语 Fongbe 将两个表格进行对照可以看出,表达“给予”的动词在6种语言中都存在,表达“传递信息” 的动词(即“问告”类)也几乎都存在。由此我们假设,“给予”类动词是双及物结构中最具代 表性的动词。而“取得”“问告”“服务”类动词是中间等级的双及物结构动词。对于学界争议较 大的“损耗”类动词(如“cost”“吃”等),笔者认为,既然这类动词能出现在VN1N2 结构中, 就说明它们是双及物动词。出现的频率低,只能说明它们是接受等级比较低的双及物动词。 这些能够出现在双及物结构中的动词形成一个序列,具有不同的可接受等级。我们暂且把不 同语义类动词的可接受等级表述为:“给予”类>“取得”“问告”“服务”类>……>“损耗”类。 结构具有独立于词项的特殊意义,但词义与构式义并非毫不相关。从前面的讨论得知,“给予”类动词是双及物结构中最具代表性的动词。但并非具有“给予”义的动词都能进入双及物 结构,相反具有“损耗”意义的动词却能存在于双及物结构中。这说明构式会对进入其中的词 项进行语义框架的核查。只有动词语义适切才能与构式相容。 根据框架语义学,词的意义是参照一定的框架或场景来定义的,动词的语义框架由核心语义和认知向度两个维度构成。动词的核心语义表征事件的客观化特征,是动词词汇化的内容; 动词的认知向度表征动作与它涉及对象的倾向性,是动词认知化的内容。双及物结构具有“致 使—拥有”(X cause haveZ)的构式义,它的语义框架要求施事(agent)、感事/蒙事 (recipient)、受事(patient)必须在句法中凸显。所以,我们可以通过分析动词和双及物结 构的语义框架,解释为什么具备“给予”义的动词不能进入双及物结构,而具有“损耗”义的动 词却能进入双及物结构。 (6)a.Thedean presented b.Thedean presented ?c.Thedean presented 例(6)中present的核心语义是“offer formally”。它涉及三个语义角色,即“颁奖者”“奖品/ 奖状”和“获奖人”。根据致使模型与义元角色的组配关系,我们将其表示为图1: 事件链模型中的人在常态下一般赋予施事和受事最大的凸显。语法上,主语和直接宾语是最凸显和第二凸显的参与者。而“present”的核心语义决定了它无法赋予“奖品/奖状”和“获奖 人”相同的凸显。汉语中“颁发”也只能凸显施事以外的一个语义角色,如例(6)中a 句统一翻译为“系主任为致辞的学生代表颁奖”,不存在“系主任颁发致辞的学生代表奖状/奖品”这一句式。同时凸显蒙事和受事时,“present”需要借助介词“to”或“with”,构成与格结构, 句。因此,具有“给予”义的动词,只有语义框架适切才能与双及物结构相容。相反,与双及物结构相容的动词并不一定具备“给予”义。例如: (7)a.Shebaked him 通常我们认为例句中的动词“bake”“叫”“吃”是二价动词,与它们联系的语义角色如目标、方式、来源等没有在句法中凸显。由于双及物结构要求施事、感事/蒙事、受事被句法实现, 这些动词在进入双及物结构时,之前没有凸显的语义角色转化成了双及物语义框架里的感事 /蒙事。如例(7)a 句中的“him”是“bake”的目标,“祥林嫂”是“叫”的方式,“小李”是“三个苹 果”的来源。进入双及物结构后,这些语义角色获得凸显,充当了感事/蒙事。所以,这些不 具备“给予”义动词的动词也能出现在双及物结构中。 句中的动词属于同一语义类,并且带有某种上下义关系,两个例子的b 句中的动词较a 句对动作的描写更细致,b 句只在特定的语境中存在。我们认 为,可以根据第三部分假设的双及物结构对动词的可接受等级把双及物结构看作典型结构与 非典型结构的序列:S{ S0 S1 S2 S3 S4 S5 …Sn-1 Sn}。处在序列首的S0 是“给予”义动词构 成的双及物结构,是最典型的双及物结构;排在序列末尾的Sn 是“损耗”义动词构成的双及 物结构,它们出现的频率最小,学界对此类争议最大。动词内容的详述度与双宾性成反比, 词义越简单,与双及物结构相容的可能性越大。 词义与构式义之间的关系不是简单的体现与被体现。一旦动词与构式相容,两者便产生互动。互动过程中,构式对词义进行压制(coerce),赋予进入双及物结构的动词“致使—拥有” 的意义。另一方面,如果动词具有“给予”义,词义与构式义整合后构式义得到强化,句法表 现为典型的双及物结构。 (10)a.Wehave been knitting wholeafternoon. b.Sheknitted endedup giving herboyfriend. c.Iknitted him “服务”类的动词可以表示一种技能。例(10)a中,“knit”仅表示“to make(a garment,etc) entwining(yarn, esp wool) longeyeless needles”。主语 可能是为了掌握这种技能而不断地重复这一动作,也可能是为了打发时间而比试比赛技艺。 无论哪种解释都只体现这一动作,不涉及“为谁而织”或者“织没织完”。而例(10)b (10)c句都暗含“一件织好的毛衣”“毛衣尺寸有参照标准”。但只有(10)c 理解为“他拥有 了毛衣”。这说明双及物结构赋予“knit”“致使-拥有”的构式义,“knit”是使他拥有“sweater”的 途径,不再是单纯的“为织而织”。 构式是从具体句式抽象出来的,与具体句式是一种上下义的关系。句法表现与某构式一致的结构都可以看作该构式的一个下义,这些具体结构形成一个序列,有典型与非典型的差别。 如果具体结构中的动词词义与构式义一致,这一具体结构叫做该构式的初始(default)结构, 如图2 中的S0,句法表现是Vgive/给NN。 (11)a.Hegave b.Hetold 例(11)a是最典型的双及物结构,句中“gave”与构式义一致,“致使—拥有”的意义最直 接、最明显,“the girl”实实在在地拥有“a doll”。动词“tell”的本意是“to express words”;在例(11)b 中“致使—拥有”的构式义对“tell”的词义进行压制,“tell”成为“the boy”拥有“a story” 的途径。但这种“拥有”与例(11)a 不同,它不是对实物的拥有,而是对“a story”的了解。“He told story”以后,“theboy”或许记住了“story”,日后讲给别人,又或许经过一段时间 忘记了“story”。无论哪种情况,最起码在“He told story”时,“theboy”是知道“story” 句不同;c句中“张先生吃苹果”是对真实苹果的拥有。但这种“拥有”是通过把苹果“消 耗”掉实现的,构式义对“吃”的词义进行压制,使其成为“拥有”的途径。显然“张先生”完全 拥有“三个苹果”时,这些苹果已经不存在了。从字面上看,“吃”的词义与构式义相反,但经 过词义与构式义的互动,整合出来的意义中两者是矛盾统一的,因为该句表达的“拥有”实际 上是一种“体验拥有”。与例(11)c 不同,例(11)b 表达的“体验拥有”具有转化为“真实拥 有”的可能。 词义与构式义的互动形成一个连续统:动词的可接受等级越高,词义对构式义的强化作用越明显;动词的可接受等级越低,构式义对词义的压制作用越明显。这一点可以从双及物结 构中不同语义类动词出现的频率找到证据(参见表2 中这一现象在不同语言中的体现)。我 们把双及物结构中词义与构式义的互动关系表示为图3: 本文主要在构式语法框架内探讨了双及物结构中动词的词义与构式义的关系。从动词词义与构式义相容的角度解释了为何有些具备“给予”义的动词不能出现在双及物结构中,而有些 不具备“给予”义的动词(如“服务”义和“损耗”义)却能出现在该结构中。研究发现,双及物 结构是一个庞大的序列,序列中的具体结构有典型与非典型的差别。这些差别与动词的可接 受等级有关。动词的可接受等级强,词义对构式义起到强化作用;动词的可接受等级越低, 构式义对词义的压制作用就越大。词义与构式义的互动形成一个连续统。structions:AConstruction Grammar Approach ArgumentStructure[M].Chicago: ChicagoPress, 1995. [3]Harley,H.Possession doubleobject construction[A]. linguisticvariation[C].John Benjamins Publishing Company, 2003. doubleobject construction[J].Linguistic Inquiry,1988, [5]Quirk,Randolphet al. ComprehensiveGrammar Language[M].London:Longman Group Ltd, 1985. [15]Goldberg,A.Constructions Work[M].NewYork: OUP,2006. Constructions:Wher Next?[Z].Handout, WECOL,University SouthernCalifornia, 2004. [26]熊学亮,湛朝虎.从PP形式观测双宾构式中的动词[J].外语教学, 浙江宁波宁波大学外语学院 315211)

  双及物结构中的动词类型与构式义构式,分类,类和,动词义,双及物结构,构式义,动词,双及物动词,双及物,类动词

http://cellmall.net/shuangjiwudongci/449.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